<tbody id="gbwrm"></tbody>
  • <progress id="gbwrm"><div id="gbwrm"><address id="gbwrm"></address></div></progress>

      歡迎光臨興化市潤森能源科技有限公司
      服務熱線 全國服務熱線:

      13961068360

      您的位置:首 頁 > 公司新聞 > 新聞中心 > 生活垃圾混燒秸稈類生物質顆粒燃料CO和NO的 排放特性

      公司新聞

      生活垃圾混燒秸稈類生物質顆粒燃料CO和NO的 排放特性

        摘要:選取典型秸稈類生物質顆粒燃料摻混垃圾作為研究對象,利用自制燃燒試驗平臺,研究摻混比、溫度、粒徑及生物質種類等因素對垃圾摻混生物質顆粒燃料燃燒過程中CO與NO釋放規律的 影響。試驗結果表明:CO排放量隨著混合燃料中棉花稈顆粒含量增加而減??;混合燃料中垃圾摻混量高于棉花稈顆粒時,焦炭氮燃燒峰值隨棉花稈含量增加而增大,摻混量低于棉花稈顆粒時,焦炭氮燃燒峰值逐漸減小,摻混比為
        5:5時NO生成量更低。燃燒溫度為850℃時CO生成量更低;NO峰值時間隨溫度升高向前偏移,排放量呈先增大后減小趨勢,較高的 反應溫度有利于降低燃燒過程中NO生成量。
        隨著燃料粒徑減小,CO峰值濃度降低;存在粒徑臨界值(60~80目),當粒徑小于臨界值時,NO生成量隨粒徑減小而減小,大于臨界值時,NO生成量隨粒徑增大而減小。垃圾混燒生物質顆粒燃料后CO生成量顯著降低;摻混同質量分數生物質顆粒燃料試樣中,生物質顆粒燃料氮含量越高,混合燃料燃燒NO生成量越大。該研究可為實際生產中城市生活垃圾混燒生物質顆粒燃料技術及污染物排放控制提供參考依據。
        0引言
         ;垃圾圍城 ;現象給中國城市發展帶來的 環境污染問題日益嚴重,焚燒已成為城市生活垃圾處理的 主流方式。由于中國生活垃圾含水率高,焚燒過程(process)中需要外加化石燃料,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能源(解釋:向自然界提供能量轉化的物質)需求負荷,并帶來一系列環境問題[1]。而生物質燃料是一種資源豐富、可再生利用的 清潔能源,將其與生活垃圾混燒可以實現2種固體廢棄物的 協同處理,解決部分垃圾焚燒廠在運行中存在的 垃圾量不足、垃圾熱值偏低問題,避免因生物質隨意堆放、露天燃燒造成的 環境污染和威脅城市交通安全等問題[2-3]。目前針對生活垃圾混燒生物質的 研究普遍采用的 是未經預處理的 生物質,但因其體積(volume)膨松,能源密度低,季節性強,材料運輸和儲存成本高昂,直接送入焚燒廠進行燃燒熱效率僅為10%~15%;且生物質本身含水率高,導致生物質在長期運輸儲存過程中易出現發霉變質和積熱自燃等問題,降低焚燒爐內燃燒溫度,抑制燃燒過程的 徹底進行,并導致燃燒過程中濕煙氣排放量增大[4]。
        生物質經干燥、粉碎、壓縮成型后呈結構密實的 顆粒狀,燃燒速度均勻適中,燃燒所需的 氧量與外界滲透擴散的 氧量能夠較好的 匹配,燃燒波動較小,燃燒更趨于平穩[5],可解決上述問題的 同時進一步提高混合燃料熱值,提高垃圾焚燒效率和燃燒穩定性。國內外生物質成型燃料燃燒研究表明:成型燃料的 燃燒特性和燃燒動力學與粉體燃料有一定的 差異,成型顆粒內外部傳熱傳質過程對其燃燒產物的 生成有密切聯系[6-7],而生活垃圾混燒生物質成型顆粒的 研究報道較少,缺乏基礎數據。因此,本文選用典型秸稈類生物質顆粒燃料摻混城市生活垃圾作為研究對象,從摻混比、燃燒溫度、粒徑、生物質種類4個方面研究分析燃燒過程中CO與NOx氣體的 排放特性,以期對實際生產中城市生活垃圾混燒生物質顆粒燃料技術及污染物排放控制提供參考依據。
        1試驗部分
        1.1試驗原料
        試驗用垃圾樣品按合肥市生活垃圾典型可燃組分比例配比混合而成,包括廚余、竹木、塑料(結構:合成樹脂、增塑劑、穩定劑、色料)、橡膠、廢紙、織物,各組分比例見表1。生物質燃料選用4種代表性柱狀成型秸稈顆粒:稻稈、棉花稈、玉米稈和玉米芯,成型密度為1.1~1.2g/cm3,直徑10mm,長度12~20mm?;旌蠘又懈魅剂系?工業分析及元素分析見表2。
        生活垃圾混合樣和秸稈顆粒先于干燥(drying)箱內105℃干燥12h后取出,分別由破碎機破碎,振篩機篩選成粒徑分別為:30~40目、40~60目、60~80目、80~230目以及>230目,混合均勻后采用四分法取樣以消除混合不均帶來的 影響。為保證試驗的 可對比性,每次試驗樣品都是在試驗前單獨配制,樣品質量均配制為(0.4±0.001)g。
        1.2試驗裝置及方案
        試驗系統如1所示,主要由供氣系統、管式爐反應器和數據采集系統3部分組成。其中管式爐為合肥科晶材料技術有限公司生產的 OTF-1200X-70-II雙溫區管式爐,加熱元件為摻鉬鐵鉻鋁電阻絲,更高工作溫度1200℃,加熱區總長度400mm,智能化30段可編程控制和超長加熱區可為燃料提供充分的 燃燒空間和穩定的 燃燒環境溫度。上海硅萊實業有限公司生產的 GA-81X無油空氣壓縮機和LZB-6WB流量計可為試驗提供恒定的 反應氣。試驗前先向爐內通入恒定的 空氣量1L/min,當爐溫達到設定溫度時,用送樣桿將載有試驗材料的 坩堝迅速推進反應器中心加熱部分,燃燒產生的 煙氣由德國德公司生產的 testo350煙氣分析儀進行實時監測,采樣時間間隔為2s。為減少試驗隨機和偶然誤差,所有試驗均重復(repeat)3次。
        1.3試驗數據處理方法
        為便于描述試驗燃燒結果,引入分析參數:
       ?、俜逯担簾煔庵袣怏w濃度更大值,10-6;
       ?、诜逯禃r間:氣體濃度達到峰值時對應的 時間,s;
       ?、廴紶a時間:試驗約定,取氧氣體積分數上升到20.95%的 時間與CO濃度降為峰值5%的 時間中較大者為燃燼時間,s。生物質能源顆粒若使用添加劑,則應為農林產物,并且應標明使用的種類和數量。歐盟標準對生物質顆粒的熱值沒有提出具體的數值,但要求銷售商應予以標注。
        對于混合燃料燃燒結果,通過對C
        O、NOx氣體濃度曲線積分計算累計時間段內其生成量
        2試驗結果與討論
        2.1摻混比的 影響
        2.1.1不同摻混比下CO排放特性
        煙氣中CO濃度變化直接反映實際燃燒情況,也可以此判斷揮發分析出和燃燒過程與其他燃燒產物互相影響程度[8]。本試驗研究了生活垃圾混合樣與棉花稈成型顆粒摻混比分別為
        10:0、
        9:1、
        7:3、
        5:5、
        3:7、
        1:9、0:10的 7種試樣,粒徑均為80~230目,在850℃恒溫條件下燃燒CO排放特性。由表2知,試驗選用各燃料揮發分含量較高,固定碳含量較低,揮發分析出后迅速燃燒,消耗大量氧氣,形成缺氧氣氛后揮發分和固定碳不完全燃燒生成大量CO,造成氣體不完全燃燒。
        不同棉花稈顆粒摻混比下煙氣中CO含量隨時間的 變化規律如2所示,各摻混比下CO呈現單峰釋放,均在開始燃燒后不久出現峰值(peak),峰后CO釋放比較緩慢,說明前期排放的 CO主要來自于混合樣燃燒析出的 揮發分燃燒,后期由揮發分和固定碳燃燒共同釋放,由于燃料突然置于恒定高溫條件下時,揮發分與固定碳的 燃燒過程存在重疊[9],故CO釋放均呈現單峰分布。
        隨著棉花稈顆粒含量增加,CO峰后釋放加快,CO析出峰逐漸變窄,峰值與到達峰值時間逐漸減少,燃燼時間提前。相比較于單獨垃圾燃燒,棉花稈顆粒與垃圾摻混比為
        5:5時,CO峰值從10314×10-6下降到286×10-6,燃燒時間縮短了近50%,到達峰值時間也提前了8s;當棉花稈顆粒單獨燃燒時,CO峰值只有42×10-6,燃燒時間只占垃圾獨燒時約1/5,說明混合試樣中棉花稈顆粒含量越高,燃燒越充分,CO排放濃度越低。由表2可知,棉花稈顆粒中揮發分含量高于垃圾混合樣,在爐內溫度850℃、進氣流量為1L/min的 工況下,氧含量比較充分,揮發分燃燒較為完全,因此,隨著棉花稈顆粒含量升高,CO排放量降低,混合試樣燃燒過程逐漸縮短。
        2.1.2不同摻混比下NO排放特性
        因生物質或生活垃圾燃燒過程中產生的 NOx中約95%為NO[10],本文重點分析NO排放特性。燃燒過程中燃料型NO生成量遠大于快速型和熱力型NO,燃料型NO分別來自于揮發分氮和焦炭氮,揮發分氮通過氣相N形式,先生成NO前驅物(NH3和HCN等),然后在氧化(oxidation)氣氛下生成NO,或在還原性氣氛中將NO還原為N2;焦炭氮主要通過氧化反應生成NO[8],Fenimore[11]于1971年最早提出快速型NOx很可能是形成于燃燒火焰前沿處,而與溫度基本無關。本試驗溫度較低,熱力型NO生成量極低,文中不做考慮。
        3a給出了不同摻混比下煙氣中NO隨時間的 變化規律,不同于2所示的 CO排放規律,各摻混比下NO排放曲線均呈現雙峰結構,主要為揮發分氮析出峰和焦炭氮燃燒峰,焦炭氮燃燒峰值遠高于揮發分氮析出峰值(摻混比
        5:5除外),主要因為兩者在形成方式和時間上不一致造成。隨著棉花稈顆粒含量增加,揮發分氮析出峰值(peak)和峰區間逐漸增大,峰值出現點前移,原因是燃燒初期以揮發分燃燒為主,揮發分中部分氮轉化為NH3和HCN等,棉花稈含量越高混合樣中揮發分越多,越多的 NH3和HCN被氧化成NO,NO析出量越大。燃燒中后期,當垃圾摻混量高于棉花稈顆粒時,焦炭氮燃燒峰值隨著摻混比的 增加而顯著增加,是由于棉花稈中含有相對較多的 
        K、C
        A、Na堿金屬離子的 活性成分[12],作為反應活化中心承擔氧的 載體作用,攜帶更充分的 氧進入到固定氮發生反應生成NO,解海衛等[13]研究(research)的 生活垃圾與生物質混燒發電中棉花稈百分含量對NOx排放的 影響,也得到了類似結論。隨著棉花稈顆粒含量進一步增加,當垃圾摻混量低于棉花稈顆粒時,焦炭氮燃燒峰值逐漸減小,是因為成型后的 棉花稈屬于纖維結構,當揮發分快速析出后形成大量的 多孔性焦炭,具有較高的 孔隙率增加了反應比表面積,能夠促進NO與焦炭的 還原反應。當摻混比為
        5:5時,揮發分氮析出峰值反而略高于焦炭氮燃燒峰值,揮發分氮析出峰值分別高于垃圾與棉花稈單獨燃燒情況,表明當棉花稈與垃圾等量燃燒時燃燒速率加快,生活垃圾和棉花稈顆粒的 燃燒是既獨立又相互影響的 。
        結合3b,通過方差分析得出P<0.01,可知生活垃圾與棉花稈在不同摻混比下燃燒NO生成量差異顯著。垃圾摻混棉花稈顆粒后NO生成量高于垃圾單獨燃燒,主要原因是由于還原性氣體CO能將部分NO還原成N2,加入成型后的 棉花稈顆粒后,提高了燃燒效率,CO排放濃度顯著降低,抑制了NO的 還原反應但促進了氧化反應生成NO。這與Laryea-Goldsmith等[14]的 分析結果一致,摻混生物質在一定程度上降低CO排放,但提高了NOX的 排放。不同于垃圾混燒未經預處理的 生物質[15],混燒成型后的 棉花稈顆粒存在更佳摻混比
        5:5使得混合燃料NO生成量更低。
        2.2溫度(temperature)的 影響
        2.2.1不同溫度下CO排放特性
        因爐膛燃燒溫度直接影響到燃料的 燃燒狀況及污染物排放,本文研究了不同燃燒溫度下生活垃圾與棉花稈顆粒等量混合燃燒CO排放特性曲線,如4a所示。當燃燒溫度為650和750℃時CO排放曲線均出現揮發分CO析出峰和固定碳燃燒CO析出峰,當燃燒溫度升至850℃及以上時,CO呈單峰釋放,峰值隨著燃燒溫度的 升高先降低后升高,結合4b,通過方差分析得出P<0.01,可知生活垃圾與棉花稈等量混合在不同溫度下燃燒CO排放量差異顯著。850℃時CO排放量更低,原因在于CO的 生成量由熱解速率和燃燒速率共同決定的 ,二者受溫度影響變化不同,650℃溫度條件下,垃圾和棉花稈的 熱解速率已經較大,隨著溫度的 升高,燃燒反應速率顯著增大。當溫度低于850℃時,隨著溫度升高燃燒速率增大,大于熱解速率,熱解析出的 揮發分有充足的 時間與周圍氧氣(oxygen)混合,燃燒相對比較完全,CO排放濃度迅速下降。此外,混合樣品由于目數大(粒徑?。?,比表面積較大,在含CO揮發分析出不是特別多的 情況下,氧氣混合比較充分,燃燒化學反應(Chemical reaction)控制因素起主要作用,所以,溫度升高引起燃燒反應加劇,CO濃度隨之降低。當溫度高于850℃時,燃燒反應速率加快,此時燃燒反應速率取決于可燃氣體與氧氣的 混合程度,隨著溫度升高,揮發分析出速度加劇,氧氣瞬間消耗量增大,導致揮發分與周圍空氣中氧氣混合不充分,致使CO排放濃度和排放量隨之升高。
        2.2.2不同溫度下NO排放特性
        生活垃圾混燒棉花稈顆粒在不同燃燒溫度下NO濃度(concentration)隨時間的 變化規律如5a所示,除650℃溫度下NO排放為單峰釋放,其余試驗溫度條件下,NO排放曲線均呈現雙峰分布,且第1峰值出現時間隨著溫度的 升高向前偏移,NO釋放區間逐漸縮小,說明高溫條件可促使第2峰的 快速到來,這是因為隨著溫度升高燃燒速率加快,揮發分析出和焦炭燃燒提前,煙氣(flue gas)中反應基團濃度升高,促使了NO地更早生成,縮短了兩峰的 間距;由5b可知,650℃工況下NO生成量較大,不同于林海[16]研究得出的 NOx排放速度緩和,總排放量少的 情況,分析原因可能是該溫度條件下燃料熱解速率較快產生大量的 碳氫化合物,與空氣中的 N2反應形成胺和氰化合物(如HCN等),進而反應生成快速型NO,加上生成的 燃料型NO致使排放量較大。很多研究表明在低溫、富燃料且停滯時間很短等燃燒環境中能夠形成大量的 快速型NOx[17],這與陳姝等[15]的 研究結果一致。
        結合5b,通過方差分析得出P<0.01,可知隨著燃燒溫度升高,生活垃圾與棉花稈等量混合燃燒NO排放量差異顯著,呈現出先增大后減小的 趨勢,主要是由于溫度升高導致揮發分燃燒速率迅速增大,更多的 NH3和HCN被氧化成NO,使得燃料型NO生成量增大。生物質顆粒燃料生物質顆粒的直徑一般為6~8毫米,長度為其直徑的4~5倍,破碎率小于1.5%~2.0%,干基含水量小于10%~15%,灰分含量小于1.5%,硫含量和氯含量均小于0.07%,氮含量小于0.5%。當爐內溫度達到850℃以上時,燃燒速率急劇增加,加速氧氣消耗,形成了還原性氣氛,導致后續燃燒過程中燃料氮燃燒不充分,另外,由4可見,CO含量隨溫度升高顯著增加,使得生成的 部分NO被還原成N2,NO峰值和生成量逐漸下降。由上說明,生活垃圾混燒棉花稈顆粒時,較高的 反應溫度條件有利于降低燃燒過程中的 NOx排放量。
        2.3粒徑的 影響
        2.3.1不同粒徑下CO排放特性
        燃料顆粒粒徑會影響到樣品在燃燒過程中所需要的 反應時間、揮發分的 析出速度及傳熱傳質過程等。850℃恒溫條件下,不同顆粒粒徑的 生活垃圾與棉花稈顆粒等量混合燃燒CO濃度隨時間的 變化規律如6所示,CO排放均呈單峰釋放,原因是上述工況條件下,爐內溫度較高,燃燒速率很大,揮發分與固定碳的 2個燃燒過程緊挨著進行,相應形成的 CO由于生成時間相近而組合成單獨的 大峰。隨著粒徑減小,CO峰值整體趨勢降低,是由于樣品粒徑減小,顆粒比表面積增大,單位體積內與氧氣的 接觸面積增加;與此同時,燃料顆粒粒徑減小,碳燃燒時形成的 灰阻滯就小,有利于氧氣擴散,兩者共同促進了碳燃燒充分反應,CO排放濃度降低。由熱重分析結果可知[18],顆粒粒徑越小,揮發分析出溫度越低,完成同量揮發分析出時間越短,燃燒速率也越快;對焦炭而言,顆粒徑越小,其燃燒速率越快,原料燃燼時間也越短,因此,隨著粒徑減少,CO燃燼時間提前,燃料燃燒過程縮短。對于同種燃料以相同質量在管式爐內燃燒而言,顆粒粒徑減小,燃料堆積密度增大,空隙率減少,氧氣與可燃性物質無法充分混合,燃燒阻力增大,所以會出現40~60目和80~230目燃料燃燒CO排放濃度分別高于30~40目和60~80目的 情況。
        2.3.2不同粒徑下NO排放特性
        7a給出了5種粒徑下生活垃圾與棉花稈顆?;旌先紵?,NO濃度隨時間的 變化規律,不同粒徑下NO排放曲線均呈現雙峰分布,隨著粒徑減小,第1峰值出現時間提前,峰值濃度逐漸增大,分析原因是第1峰值NO排放主要來自于揮發分氮析出的 前驅物,經氧化反應生成。因顆粒物燃料燃燒時,外部氧氣需要進入顆粒內部,同時揮發分等可燃氣體也需要從顆粒內部擴散到顆粒外表面,且顆粒被引燃后,灰層在顆粒表層逐步積累,阻礙顆粒內部焦炭的 完全燃燒[19],所以顆粒粒徑較大(目數較?。r,氣體擴散阻力較大,擴散到顆粒外表面的 揮發分氮含量減少,NO峰值濃度降低。NO第2排放峰值隨著粒徑減?。繑翟龃螅┏氏仍龃蠛鬁p小趨勢,當粒徑小于60~80目時,由于前述分析中小粒徑顆粒相對于大顆粒析出較多的 NO,焦炭氮含量減少,所以,隨著粒徑減小焦炭氮被氧化生成NO含量降低。又因NO排放是由NO生成和NO還原共同作用的 結果,當粒徑大于60~80目(目數減?。?,大顆粒從外部表面被加熱時,因傳熱阻力較大,顆粒外部的 加熱速率遠大于顆粒中心的 加熱速率[20],顆粒中心發生低溫熱解生成大量還原性氣體,由6也可知,大粒徑下CO排放濃度較高,NO還原反應速率增長迅速超過NO生成速率,更多的 NO被還原成N2,因此,NO的 峰值濃度明顯降低。
        結合7b,通過方差分析得出P<0.01,可知不同粒徑下生活垃圾混燒棉花稈顆粒NO生成量差異顯著,存在一個顆粒粒徑的 臨界值,當粒徑小于此臨界值時,NO生成量隨著粒徑的 減小而減??;當粒徑大于此臨界值時,NO生成量隨著粒徑的 增大而減小。
        2.4生物質(Biomass)種類的 影響
        2.4.1不同生物質種類下CO排放特性
        不同生物質種類元素成分及揮發分含量等不同,對于垃圾混燃特性及CO/NO排放規律均存在一定的 影響。8給出了850℃恒溫(héng wēn)條件下,生活垃圾與5種典型生物質顆粒燃料等量混合燃燒過程中CO的 瞬時排放曲線(中
        A、
        B、
        C、
        D、E所代表物料見表2所示),從中可以看出垃圾摻混不同種類生物質顆粒燃料燃燒時均有1個CO釋放峰,且峰值都在燃燒初期出現,但混燒生物質顆粒燃料的 釋放峰比垃圾獨燃釋放峰提前,峰值減小,釋放區間變窄,由此說明垃圾和生物質燃燒的 CO生成階段主要在揮發分析出及燃燒初期,由表2可知,5種生物質顆粒燃料的 揮發分含量均高于垃圾,垃圾混燒生物質的 燃燒速率加快,可燃氣體燃燒更充分,CO的 排放能很快達到峰值并下降,且相對于垃圾單獨燃燒,CO峰值濃度顯著降低,由此可知,垃圾混燒不同種類生物質排放的 CO峰值大小主要受生物質中揮發分含量影響,一般摻混的 生物質揮發分含量越高,燃燒排放的 CO生成量越低。又因不同生物質顆粒燃料的
        C、
        H、O元素的 含量不同[21],燃燒所需要的 理論空氣量不同,而燃燒過程中供氣量一定,會造成過量空氣系數的 不匹配,影響CO排放,因此出現垃圾混燒棉花稈顆粒的 CO生成量略高于混燒玉米稈顆粒的 CO生成量。

      用手機掃描二維碼關閉
      二維碼
      中字幕一区二区三区乱码